起点女生网 > 都市言情 > 蛊士 > 第二章少年陨落

第二章少年陨落 (第1/2页)

我叫木之夏,我一出生就被上天所遗弃,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

我生来与人不同,他们都叫我灾星,不过,我也无力反驳呀!

事实确实如此我一出生就克死了爹爹。

犹记得那是七岁那年的事。

“杀。”

满天的箭矢飞舞竟然遮蔽了日出。千万军队朝着黑骨城进攻。

而对方则是几十人的硬撑,只想等到援军,可是,那是白日做梦他们不可能等的到。

最终爹爹死了,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我恨那个害死我父亲的人。

“黑暗将至,黎明不再,夏儿记住今天。”

这是木之夏父亲唯一留给他的话。

随后那蓬头垢面,脸上全都是血迹斑斑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枚通体洁白无瑕,镶嵌些许绿色的龙形玉佩交给儿子。

自此与世长辞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瞪大了双目,是那么的不甘心啊!

但是,他只能什么也做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而无能为力!

木之夏当年已经是脉之动九段了。

他接过父亲手中那枚玉佩塞入囊中。

并且叫着安息。

离开了那里。

父亲。

这个角色

永远永远离开了他的世界!

而后他就再也没突破脉之动。

遗憾的是他眼睁睁看着杀父仇人却不能杀死他。

木之夏从悲痛的回忆中退了出来,紧紧攥住那块父亲唯一留给他的龙形玉佩走了上去,擦干泪水,直面当下。

六年了,他终于再次来到了这根通天的柱子前!

他苦苦盼了多久啊!

只见他一只白里透着红,娇嫩的简直像个女人得手,轻轻地往前探去。

“六年了,我终于……”

“我真的可以?”

“下去吧,废物!”

“就是,别丢人现眼了嘞。”

旁边一个男子附和道。

又是一阵阵掺杂的声音。

不过,他早已经是习以为常,面对这样的场面,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下去吧,才脉之动四段,还是别占着茅坑不拉屎,早些回去做你的美梦去吧。哈哈。”一个长的尖嘴猴腮的少年大声哈哈大笑。

他的这笑愣是带动了全场所有那些看不惯木之夏的人不屑的笑了。

“哈哈哈哈。”

不知笑了多久,有些人甚至连肚子都笑疼了。

如果不是还顾及面子的话估计都笑趴下了!

木之夏依然不受外界干扰大股大股的脉气输出。

“轰!”

只见那根通天的柱子转眼间燃烧出一道道熊熊烈火。

最后直接到了最上面。

众人看到此情此景,纷纷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全都是擦了又擦,所有人都笑不动了。

大伙儿都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还有人结结巴巴,大叫:“这……怎么……怎么……可能……十段……”

十段脉之动乃是脉之动的巅峰,又或是换句话来说,就是第二阶级脉冲了。

不过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果然,不出所料!

“哗!”

那熊熊烈火还在灼烧得正旺的时候,戛然而止,刷刷落了下来。

最后噼里啪啦作响。

停留在了三层的地方。

那代表三段脉之动。

石柱旁站着的的女人刚要宣布木之夏十段脉之动,直接进入脉冲之时。

虽然不情不愿,还是要公布这一惊人结果时。

突然的结果差点闪了她的细腰。

“木之夏十……什么。”

她死死盯紧了那跳动的火焰,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看到的。

不过,她还是露出一丝笑意。

“呃,木之夏三段脉之动。不及格!”

“好可惜哟,小家伙。”

她嘴上说,心里暗喜。

“这种感觉就是爽。”

木之夏却不在意得冲那人拱拱手退了回去。

“下一位,馫馫。”

宣布完。只见人群中跑出了一个小不点儿的小女孩,上台重重的简单粗暴。

丝毫没有木之夏那优柔寡断的情感所束缚。

“馫馫八段脉之动,很不错呢。”

人群中灰溜溜的少年人影若隐若现,悄然离去,低着头,往后山而去。

为何上天如此不公,竟然让一个孩子去承受这一切。

为何,给了他一次机会还要剥夺。

最新小说: 穿越水浒之我是林冲 无双皇子:开局迎娶姐妹花 前妻难撩 嫁给落魄反派后 天命九皇子 人在古代,躺平开摆 大乾:从给公主戴绿帽开始! 低嫁(重生) 她好凶可是菜好香(美食) 你选竹马,我封狼居胥你后悔什么 我刷短视频通古代,老祖宗全麻了 我给爷爷哭坟,朱元璋你激动啥? 古代山居种田养娃日常 娇娇弃我 水浒:开局悟性拉满,震惊周侗 别碰我的摄政王 令尹世家?第一部?兴楚令尹斗伯比 大周不夜侯 墨染江山 被逼守孝三年后,女帝跪求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