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女生网 > 游戏竞技 > 喋血艳电之后 > 第84章 全家受审

第84章 全家受审 (第1/2页)

推荐阅读:

很快唐明仪换好汪伪政府配发给自己的中将军服,腰间悬挂上汪逆亲自赐予的中将佩剑,然后将自己的配枪交给妻子用以防身,他则从衣柜中取出一把美制冲锋枪,又在腰间的皮带上挂了两个弹夹,和妻子女儿对视一眼,天真的女儿以为要去做客,还对爸爸咯咯地笑。随后一家三口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一起走下楼来。</p>

王天凤和一众特务看到威风凛凛的唐明仪,瞬间怯了半分。而日本间谍松井大尉却很不屑,他示意两名宪兵上来押解唐明仪,唐明仪哪能容他们放肆,抬手一耳光打了松井大尉一个趔趄,随即抱起冲锋枪对准了他。</p>

“放肆,王八蛋,竟敢对长官不敬。王站长,把他给我押回76号,交给他们的南造课长。”王天凤此时却明哲保身,但他不敢得罪日本人,也不敢得罪唐明仪,放下身段嬉皮笑脸的上来,把唐明仪的枪口冲下按了按。</p>

“明仪兄弟,军令如山,说到底松井君也是个军人。上级有命,他也不得不遵令执行。您是乘坐自己的专车还是?”</p>

唐明仪的专车平时都是松井来开,此时出于安全考虑,他决定让王天凤来驾驶,这样能保证日本人不在路上手脚。于是王天凤载着唐明仪一家三口向76号驶去。在车上,唐明仪立即问王天凤发生了什么事?</p>

“李默邨抓了如夫人张淑贞,正在审问,听说是在她的联络点搜到了一份电报稿。”唐明仪听后顿感事情不妙。但现在车前有特务,后有宪兵,即使拿了王天凤作人质,他拖家带口也跑不了。靠在后背上仔细想想他送出那些情报,除了最开始一份,后来几乎都是以化名“余化龙”,只要自己和张秘书抵死不认自己是余化龙,他李默邨也不能莫须有杀死自己。同时他想到周佛海,现在只有他这根救命稻草能保自己活命。</p>

“天凤兄,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张秘书的情况。这样,你一会儿把我送到后,务必去告诉周佛海部长,我们一家被李默邨抓了,让他务必设法保住我的妻子和孩子。如果有时间,帮我发电报给香港的杜先生,让杜先生派人来救我。”</p>

唐明仪还没说完,徐清风眼泪瞬间流出。抽噎着说:“明...明仪,我...我要和你...一起死。”孩子看到母亲哭了,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一时间连王天凤心里也十分难受,决定一定要和周佛海保下自己这个好兄弟一家。</p>

车子一路行驶到76号,大门开处,车子驶入,而后日本宪兵队的车辆驶进来。唐明仪下车,王天凤从另一侧给徐清风把车门打开,护着她下来。唐明仪胸前挂着冲锋枪走过去和妻子并排站立,这时王四宝从里面迎出来,唐明仪十分讨厌这个人,看到他现在不可一世的嘴脸,后悔当时没有一枪打死他。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和妻子徐清风跟着他走向李默邨的办公室。而王天凤借停车的机会,没有跟从,停好车立即去自己的办公室给周佛海打了电话。还请周佛海知会机要科,称唐明仪让他给杜先生发报。</p>

周佛海听到唐明仪被抓,大吃一惊,又听到他要寻求杜月笙相救,深感事情十分严重。他没答应王天凤的请求,只是称自己先过来看看情况。唐明仪一家上楼后,走到李默邨的办公室门口,王四宝敲门后,办公室的门很快打开,李默邨热情地迎了出来。唐明仪也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平日一样跟李默邨开玩笑:“默邨,这么晚你把我家淑贞接来,还派那么多人抓我们全家,我没得罪你吧。”</p>

李默邨声色俱厉地责问:“哼,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外人,你为重庆提供情报,为什么瞒着我?”</p>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唐明仪随即装傻。</p>

“看看你干的好事儿。”说着把那张电报稿举到唐明仪的面前。唐明仪看到那张电报稿,正是自己的意思,只是被张秘书斟酌过,讲的更加严谨。但他此时决不承认,摇摇头。</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周部长,还没。”周佛海听到后,看看南造云子,示意她讲话。</p>

“明仪君,我奉命带你回南京。”</p>

“青川夫人。”这时徐清风站起来,惊讶地看着她。对于面前这个女人,她早已通过唐明仪知悉,她就是那个被称为“帝国之花”的日本女间谍,但此时不能称呼其名“南造云子”或者按照日本人的叫法称她为“云子小姐”。而是延续在香港青川家遇到的那样,叫她“青川夫人。”</p>

徐清风这个招呼打出去,瞬间让这个蛇蝎女人的心肠微微一软,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即刻放下了日本军人生硬的样子,微笑着说道:“青枫小姐,哦,不,唐夫人。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p>

徐清风很大方主动地上前,和在香港一样热情地拉住她的手。说道:“青川夫人,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为什么不去我家找我?难道周委员和李主任没告诉你我家的地址?”</p>

徐清风著名演员出身,一连串的发问,语气中带着故友重逢的惊喜,也带着对周佛海和李默邨的责备。这段话也让周佛海感到吃惊,没想到唐夫人徐清风和日本特高课的这名代理课长还有如此深的交情。李默邨更是内心庆幸,心想幸亏自己只是和唐明仪打嘴仗,没惹徐清风这个女人,万一话不投机,以后她在南造云子面前告自己一状,自己难落到好处。</p>

“你可别吓我,这是从哪儿来的,我可不知道。再说重庆正在到处通缉我,我在江苏剿共杀了那么多新四军,他们也恨我,这你也知道。现在除了效忠日本人和汪委员长,我别无它路。怎么可能联系重庆方面。你不是故意陷害我吧。”</p>

“你......”面对唐明仪的狡辩,李默邨气急败坏,刚要发飙时电话铃响了。李默邨忙去接听,拿起话筒不时地“嘿!嘿!”地回应着,看来是日本人在打电话。</p>

唐明仪所料不错,电话正是日军驻华司令部参谋次长板垣征四郎打过来的,他让李默邨亲自送唐明仪来南京,日军总参谋长河边正三君要亲自见他。但李默邨却没完全告诉唐明仪,而是假惺惺的对他说道:“明仪兄弟,现在日本人要我带你去南京接受讯问,你有什么问题赶快在我这里交代清楚,我好替你开脱。”</p>

唐明仪现在抱着冲锋枪,妻子和张秘书又在自己身边,看着两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自己可爱的女儿,他觉得死而无憾。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让王天凤通知了周佛海和杜月笙,有他们出手相救,日本人也不敢轻易杀他,何况一个李默邨。再说去南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到了南京大不了自己辞官不做,回到上海租界内做寓公,离开这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岂不更好。</p>

想及此,遂朗声回应道:“我没什么问题,如果日本人想要杀我,就由他们来好了。”</p>

二人正在僵持,外面有敲门声响起,李默邨亲自去开门,门开处,看到是周佛海和南造云子在外面,李默邨忙恭恭敬敬的迎进来。唐明仪看到二位进来,心里更加坦然。他相信周佛海一定会全力救他,因为自己一旦供出他私通重庆国民政府,他必被日本人制裁。</p>

“李主任,问出什么来了吗?”周佛海威严地问道。</p>

最新小说: 在下白无常:夫君请赐教 盛世冥婚:鬼夫,夜夜撩 诡玉秘事 捉捉鬼泡泡妞 阴阳当铺事件簿 旷世绝恋:千生连 巫女灵婚:吸血鬼恋人 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 鬼门棺 恶魇凶咒 半僵实录 天师传说 恐怖复苏:我是白无常 惊悚游戏:开局劝女鬼好好学习! 诸天:开局变成黑眼僵尸 全网震惊:这是你亲妹? 猞谜 道霸 绑定国运:我横推怪谈世界 绝望教室